中小板开年面临,东兴股票不玩了

本周,新三板做市指数又一次站在了整数关口,在700点大关之上小幅盘整。但是,一些股票出现了跌幅50%以上的股价异动,不少投资者猜测背后是一些中小型券商的做市部门承受不住压力,开始了“清盘”行动,退出做市后清仓手中的股票。不过,记者了解到,这属于个别现象,仍有许多券商的做市部门积极探索库存股票的妥善处理方式,避免退出一些股票的做市后引起股价的大幅波动。

“做生意有输有赢很正常。”进军乐视不成功的孙宏斌抛出这样一句话。作为生意人,赚钱是最主要的,赚不到钱,自然就走了。

不只是做市业务大批退出,在新三板市场遇冷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券商新三板业务收缩早已不新鲜,挂牌、督导、研究等相关业务,都在出现变化。

进入2019年,一些中小型做市商券扛不住连续两年多的市场颓势,加快了退出做市的步伐。截至本月24日,不到一个月时间,做市商退出196家次,净退出192家次,平均每天净退出8家次。而去年1月,做市商净退出仅14家次。

券商拿自己的钱做市,自负盈亏,所以哪怕做市库存股成本再低,也经不住股价腰斩、腰斩再腰斩。因此,2019年伊始,做市商们似乎加快了退出的步伐。

新三板做市商退出的热潮仍在持续。

2018年下半年,东兴证券陆续退出20家公司的做市商行列,其中12月份集中退出15家。2019年1月份,东兴证券退出48家公司的做市商行列。1月15日,东兴证券宣布退出一拓通信、纳科诺尔、塞北股份和源悦汽车4家公司的做市商行列。至此,东兴证券完全退出了做市业务。五矿证券从去年开始陆续退出了31家公司股票的做市,至今年1月仅剩5只做市股票。

1月份的18天时间里,做市商退出次数达132次,净退出128次,平均每天净退出7.11次。

1月9日,又有、西部证券等多家券商宣布了退出为雷腾软件、天谷生物等挂牌企业提供做市报价服务。其中,东兴证券当日退出提供做市报价服务的企业达到5家。

记者发现,从2014年8月25日做市制度在新三板上线算起,退出做市的不少。东财Choice金融终端统计数据显示,做市股票数量最多者为中泰证券356只,如今剩下122只;退出数量最多的是兴业证券,共退出271只,目前仅剩80只做市股票,占比仅为最高峰时的五分之一左右。

2018年1月份,做市商净退出仅14次;全年做市商净退出1736次,平均每天净退出4.76次。今时不同往日。

根据记者统计,截至1月9日,2019年以来已有65起做市商退出为挂牌企业提供做市报价服务的事件。其中涉及的券商包括东海证券、东兴证券、等,挂牌企业则涵盖了华源股份、用友金融、金达莱等。

面对目前的市撤境和自身业绩的压力,一些中小券商做市部门在退出部分股票的做市后,选择卖出库存股。但大部分券商仍然保留了做市库存股。“按照目前市场的成交量,不可能出清所有的做市库存股。我们的策略还是坚守,尽管目前市场阴跌的颓势一时无法改变,但是希望利好政策及早出台,令新三板基本面早日回暖,做市部门也可以减轻压力。”某家大型券商做市部门负责人说。

更重要的是,首家彻底放弃做市业务的券商出现了,截至目前,东兴证券的做市企业为零,为新三板公司提供做市服务的券商也由91家变为90家。

“这几家公司的业绩下滑,股价也跌得很惨,而且预计今年也没有什么机会再涨起来了,所以我们近期退出做市。”1月9日,北京某中型券商新三板做市业务部门人士告诉记者。

更多的券商部门则在根据做市股票的质地选择不同的处理方式。“如何处理手头的做市库存股,要看这家企业的基本面,如果整体业绩和基本面不错就继续持有,并让其他部门配合做好投后服务,实在不行就退出。另外,全国股转公司刚刚推出了新的回购制度,我们也在跟多家企业洽谈,如果企业有能力回购则做回购处理。”东方证券股权投资与交易业务总部总经理陆江平是做市业务部门的早期主创人员,经历了做市业务探索开展的全过程,认为处理手头的做市库存股无外乎这三种方式。

“2017年我们的任务结束了,领导对新三板也看透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2018年初,某做市商负责人的无奈之语,到今日依然适用。

做市商批量退出

另一家券商做市部门负责人也有类似的想法:“新三板二级市场难以把控,所以我们把很多做市股票转成一级市场的持有方式并做好投后服务,这样既不会影响业绩,也照顾到了企业的需求。”

新三板做市指数一路跌破1000点、800点,徘徊在700点大关,萧条之下,难过的不止新三板公司,还有与市场走向利益相关的券商。

“做市亏成狗,基本没听说过哪家是在赚钱的。”前述券商人士有些无奈。

2015年新三板市场的一波行情推高了做市商的地位,2016年许多挂牌公司为了挤进创新层而疯抢做市商。如今,面对疲弱的市场现状,不少券商做市部门积极探索做市股票的妥善处理方式,也给新三板市场带来了一丝暖意。

2018年下半年,东兴证券陆续退出20家公司的做市商行列,其中12月份集中退出15家,进入2019年1月份,退出48家。

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共有1549起做市商退出事项。其中兴业证券退出做市报价服务的挂牌企业最多,有120家;其次则是中泰证券和国泰君安证券,退出的企业家数分别为75家和74家;退出企业数量在70家以上的还有中原证券和东吴证券,两者均是70家。

1月15日,东兴证券退出为一拓通信、纳科诺尔、塞北股份和源悦汽车这4家公司的做市商行列。

与2017年全年478起做市商退出事项的数据相比,2018年的数据增至3倍之多。

至此,东兴证券将其手上的做市企业清退殆荆目前为新三板公司提供做市服务的券商也由91家变为90家。

从时间线来看,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券商开始频繁退出为挂牌企业提供做市报价服务,该年度下半年有320起做市商退出事项,占全年的比例为67%。

实际上,近两年受新三板市场无量下跌的影响,收缩业务的做市商不在少数。

相对应的是,2017年4月份开始,新三板做市指数持续下滑,截至今年1月9日收盘,报711.37点,区间跌幅达到39%。

但东兴证券可能是首家彻底放弃做市业务的中型做市商,它是首批获得做市企业备案的主办券商之一,也是首批参与做市交易的券商之一,累计为145家公司提供过做市服务。

根据股转公司的数据,截至1月8日做市数量最多的券商是申万宏源证券,有201家,其次则是国泰君安证券和长江证券,分别有160家和148家。但与2014年8月25日做市商制度施行到2019年1月8日之间做市企业数量的最高点相比,均出现了下滑。

裁撤做市部门的券商早已出现,但这些券商还会保留几家做市公司,象征性做市。股转公司规定,做市商应当于每月的前五个转让日内向全国股份转让系统公司报送上月做市业务情况报告,这也意味着东兴证券将不用申报。

其中,申万宏源证券减少了125家,国泰君安证券和长江证券分别减少了192家和126家。而曾经做市企业数量最多的中泰证券,目前做市股票数仅剩125家,排名第9位,与最高点相比减少了230家;排名第二的兴业证券,目前做市股票数则仅剩81家,与最高点相比减少了270家。

开年大撤退,做市商日均退出做市7.11次!

冷淡的行情下,做市商退出已经成为必然。

做市商退出做市不新鲜,只是大家退出的脚步更快了。

“某新三板企业业务范围广,客户群体丰富,近年来业绩增长迅速,预计今年收入继续增长10个亿。现做市商之一拟退出做市,计划以成本价卖出所持股份……”近日,在某新三板投资群内,有机构抛出这样的问询。

2018年全年,做市商退出次数为1990,新增做市次数仅257次,净退出1736次,3月至5月退出做市的次数逐月上升,市场一度看跌致使6月至8月的退市次数也居高不下。

事实上,类似的消息越来越密集,但另一种尴尬则是,响应者寥寥。

全年平均每天退出4.76次。5月18日,退出次数为73次,创单天退出做市之最。 2018年还在苦撑的做市商,2019年开年也立即调转了“船头”。1月份的18天时间里,做市商退出次数达132次,净退出128次,平均每天净退出7.11次。

数据显示,目前挂牌企业仅剩1074家为做市转让。1月9日,又有颂大教育、亿房网等挂牌企业发布了做市商不足两家的进展公告。

日均退出次数是2018年日均的1.5倍,1月的净退出次数更是去年同期的9倍。

据颂大教育披露,公司目前计划的收购事项因存在争议计划停止,因此所筹划重大事项的重大不确定性已经消除,公司申请于1月10日恢复股票转让。然而,因为为其提供做市报价服务的做市商不足2家,目前仍将继续暂停转让。

2018年10月26日,股转公司在其官网连发多条业务规则,对股票发行、并购重组和做市商制度一体进行改革优化,以完善市场融资功能、提升市场效率。

行业分化

其中,对于优秀做市商,将分档给予交易费用减免,最高达当季度转让经手费的100%,以此引导做市商积极、合规做市,最新政策将于今年一季度开始执行。为了恢复市场生态,股转公司也操碎了心。

亚洲城手机网页登录,不仅仅是做市业务的大面积撤退,据本报记者了解,不少券商的新三板研究业务也早已进行了调整和改动。

然而,1月份做市商退次132次,新增做市仅4次,净退出128次。改革没有改变做市商退出做市的决心。

“与全盛时期十多个人相比,目前研究部门只剩几个人,部分研究员早就根据公司安排去做主板等其他研究工作了。”1月9日,北京某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

其中,东兴证券退出48家公司的做市商行列,西部证券退出17家,方正证券退出12家,长江证券退出10家,退出做市占比最大的四

事实上,如今硕果仅存的可能还是持续督导业务。“现在这种环境也只有督导业务赚钱了,一家收费十几万,几百家的收入也很可观。”1月9日,前述券商人士告诉记者。

家做市商竟无一家新增做市。

另一位曾任职新三板投行业务的券商人士受访时亦谈道,“我们公司以前新三板业务发展得很好,但这两年陆陆续续新三板业务部门员工也走了一半了,除了持续督导基本也没别的了。”

目前为57家公司做市的西部证券,17次退市次数占其总做市家数的23%,方正证券这一占比为24%。

数据显示,目前申万宏源证券的持续督导企业数量最多,有629家,其次则是安信证券和中泰证券,分别有500家和450家。不过,更换督导券商的企业也不在少数。

至暗时刻之后,做市商制度何去何从?

“我们其实在去年年初就开始调整督导业务,现在就是加强服务内容,精耕细作,经过一年的调整客户反馈也不错,今年我们还是会持续承接优质新三板公司的督导。”1月9日,某券商新三板资本市场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2017年以来,做市商更多是进行着动态调整,"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但读懂君看到,今年年初以来,几家做市商坚定退出了一些流动性、业绩表现不错的股票,比如成大生物、金达莱、联赢激光等,包括拥有新三板最好流动性之一的公司联讯证券。

据本报记者了解,有不少头部券商在中小企业投行服务上进行了转型与升级,譬如针对企业挂牌后的并购重组以及投融资等,各方面均会协调规划。

实际上,这种迹象,在2018年中便开始显现,当时有做市商坚定退出了圣泉集团、联讯证券这几只新三板流动性最好的股票。

“督导业务之后肯定会越来越向头部券商靠拢,从机构角度来说提供的服务也会增加,此前积累较多的券商有业务优势。”前述券商人士表示。

“2017年我们的任务结束了,领导对新三板也看透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2018年初,某做市商负责人的无奈之语,到今日依然适用。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新三板改革的密集推进,未来市场的发展情况仍受期待,相应机构的业务调整亦将有所作为。

“所有人都知道冬天来了,难道券商是傻子,不会换下短袖、套上老棉袄吗?”

“预计新三板今年的改革会日益明朗,推出重大举措的可能性很大,增量改革措施落地可期,我们也更关注精选层的后续运作情况。”前述券商新三板资本市场部门负责人表示。

新三板的寒冬比所有人预计的更加寒冷,也更漫长。持续不见产出的投入,瓦解了券商们的耐心。这样市撤境之下,做市商的种种选择都应该被理解。

退出做市、放弃做市业务,在大洋彼岸发展得顺风顺水的做市商制度,正在新三板经历着它的至暗时刻。

新三板的制度建设与改革不会停止。做市商制度何以遭遇当前困境,未来又该何去何从?值得当下所有市场参与者深思。

本文由www.cabet566.com发布于亚洲城手机网页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小板开年面临,东兴股票不玩了

TAG标签: www.cabet566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