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大病保证筹集资金机制,财政对大病有限支

  历经多年发展,目前我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已经全面建立,覆盖全体城乡居民超过10亿人,成为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商业保险机构承保了全国90%以上的大病保险,服务覆盖全国31个省(区、市)的10.6亿人(0.5亿为城镇职工),实现保费收入388.6亿元。大病保险收益面逐年上升,2016年享受大病保险补偿的患者超过1100万人次,将大病患者实际报销的比例在基本医保医疗报销的基础上平均提高了13.16个百分点,有力缓解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

□ 2018年将居民医保财政补助新增款一半用于商业保险经办的大病保险,有助于提升医疗保险体系的运作效率

  导读

  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年来,一些家庭尤其是中产阶级家庭负债率处于上升趋势,如果主要收入来源者或借贷者因疾病、意外造成死亡、伤残和大额医疗费用开支,将会严重影响家庭经济情况,甚至陷入经济危机,因此中产阶级家庭财务结构的脆弱性与保险保障功能的发挥值得关注。

  尽管成绩斐然,但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指出:“大病保险发展和运行过程中仍面临问题。”

对于险企来说,大病保险实际上是具有准公共产品的性质,是一项政策性的保险业务,要坚持收支平衡、保本微利的原则,不能按照纯粹的商业健康保险来管理核算。“险企应当积极承担企业社会责任,大力推动大病保险,将其作为脱贫攻坚战的主攻方向,参与医疗经办服务,不断扩大保险供给。”中国人寿总公司副总裁徐海峰表示,要积极参与医疗救助经办多维扶贫,推进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医疗救助一体化管理。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补充说道,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意味着将会增加保险产品经营渠道、扩大保险产品品种,使消费者获得更多、更好的保险保障。(编辑:闫沁波)

  与此同时,应加快推进商业健康保险系统与社保系统互联互通,统筹推进“社保 商保”一体化经办管理,提高商业保险机构对医疗风险的管控能力。一方面,支持商业保险机构在大病保险基础上,同步经办各地基本医疗保险、医疗救助以及长期护理保险,形成“基本医保 大病保险 民政救助 长期护理 商业保险”一体化经办管理系统,集约经办管理成本,实现全流程医疗风险管控,提升经办管理效率和效益。另一方面,进一步加大政策推动和执行力度,加快推进社保和承办大病保险的商业保险机构信息系统的互联互通,及时共享患者的信息,使商业保险机构更好地进行医疗费用审核和风险管控。

此外,有业内人士指出,《关于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的意见》仅规定从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基金中划出一定比例或额度作为大病保险资金,对具体筹资标准、筹资增长机制缺乏明确要求。据了解,目前大病保险筹资水平普遍较低,平均25元至35元左右,仅占基本医疗保险筹资5%左右,与承担的保障责任不相匹配。

  根据《关于印发我国加入WTO法律文件有关保险业内容的通知》,我国允许外国保险经纪公司跨境从事大型商业险经纪,国际海运、航空和运输保险经纪及再保险经纪业务。允许外国保险经纪公司在上海、广州、大连、深圳和佛山设立合资公司,允许上述公司从事大型商业险经纪,再保险经纪,国际海运、航空和运输险及其再保险经纪业务;同时允许其在国民待遇的基础上提供“统括保单”经纪业务。

  应坚持保本微利原则,建立公平对等的双向调节机制,保障制度持续稳定运行。孙洁建议,进一步明确“保本微利”的含义和具体标准,保障商业保险机构承办大病保险的各项成本和合理利润,确保承办工作可持续。同时,要建立责权对等、公平可持续的双向调节机制。对于超过商业保险机构“保本微利”范畴的结余,要全额或部分返还。

今年居民医保财政补助新增款一半用于大病保险——财政对大病保险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

  此外,孙洁建议,进一步扩大大病保险覆盖面,实现大病保险的全民覆盖。“目前,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已经基本实现了城乡居民的全面覆盖,但是广大城镇职工主要参与城镇职工大额补充医疗保险,两项制度目的、保障内容相同,但是彼此相互分离。可以借鉴广东等地实践经验,加快推进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和城镇职工大额补充医疗保险制度整合,在保障城镇职工大额补充医疗保险水平不降低的基础上,将城镇职工纳入大病保险制度统一管理,构建全人群统一的‘基本医保 大病保险 医疗救助’社会医疗保险制度框架。”

  二是“保本微利”未能得到落实执行,商业保险公司承办大病保险亏损比例较大。根据政策要求,政府要建立大病保险收支结余和政策性亏损的动态调整机制。遵循收支平衡、保本微利的原则,合理控制商业保险机构盈利率。但目前,各地政府一般将商业保险机构的成本和盈利空间压缩在3%以内,甚至更低,难以覆盖商业保险机构的直接投入成本。长此以往,将会影响商业保险机构继续承办的积极性,对大病保险的可持续健康发展带来风险。

“城乡居民大病保险是用中国式智慧解决医改这个世界性难题的重大制度创新。”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曾公开表示,大病保险本质是基本医保的延伸和拓展,是一项重要的惠民工程,其在提升保障水平、减少医疗费用支出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有效缓解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

  其次,“保本微利”未能得到落实执行,商业保险机构承办大病保险亏损比例较大。“目前,各地政府一般将商业保险机构的成本和盈利空间压缩在3%以内,甚至更低,难以覆盖商业保险机构的直接投入成本,长期以往将影响商业保险机构承办的积极性。”

  最后,孙洁还建议,进一步扩大大病保险覆盖面,实现大病保险的全民覆盖。目前,大病保险制度已经基本实现了城乡居民的全面覆盖,但广大城镇职工主要参与城镇职工大额补充医疗保险,两项制度的目的、保障内容相同,但彼此分离。建议借鉴广东等地的实践经验,加快推进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和城镇职工大额补充医疗保险制度整合,在城镇职工大额补充医疗保险水平不降低的基础上,将城镇职工纳入大病保险制度统一管理,构建全人群统一的“基本医保 大病保险 医疗救助”社会医疗保险制度框架。

毋庸置疑,大病保险制度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在发展和运行中仍然面临统筹层次较低,筹资水平与保障责任不匹配,产品保障设计不够完善等问题。截至目前,商业保险机构承办的大病保险项目超过1/3为县级统筹,但保险经营核算的基本原理是大数法则,需要一定的人群,人群越多,分散风险的能力就越强。也就是说,县级统筹不如地级统筹,地级统筹就不如省级统筹。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大病保险最早由广东湛江在2009年开始探索实践;在总结试点经验基础上,2012年,国家发改委等六部委联合出台《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正式在全国范围内启动试点;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的意见》,将大病保险制度推向全国。

  为进一步完善和发展大病保险制度,孙洁建议,应加强大病保险制度顶层设计,完善大病保险筹资机制。在国家层面进一步明确大病保险具体筹资比例或标准,建立大病保险费率动态调整机制,避免出现筹资与保障水平严重不相匹配的情况。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提高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保障水平,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再增加4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险。这意味着国家对大病保险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

  从具体案例看,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年来,一些家庭尤其是中产阶级家庭负债率处于上升趋势,如果主要收入来源者或借贷者因疾病、意外造成死亡、伤残和大额医疗费用开支,将会严重影响家庭经济情况,甚至陷入经济危机,因此中产阶级家庭财务结构的脆弱性与保险保障功能的发挥值得关注。

责任编辑:谢海平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再增加4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险。“这体现了我国进一步重视发挥商业保险在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中的作用,将居民医保财政补助新增款一半用于商业保险经办的大病保险,有助于提升医疗保险体系的运作效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历经多年发展,我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已经全面建立,覆盖全体城乡居民超过10亿人,成为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是商业保险机构参与社会医疗保险经办管理的深度和广度有待进一步提高,专业技术优势未能得到有效发挥。大病保险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委托商业保险机构承办,主要是为充分发挥商业保险机构精算、风险管理方面的专业技术优势,但目前商业保险机构根本难以参与到医疗管理,无法有效对医疗机构的医疗行为和医疗费用实现管控。医保经办管理机构和医疗机构以信息安全为由,拒绝开放基本医保信息系统接口,商业保险机构难以获取参保患者完整医疗数据;另外,目前商业保险机构仅参与大病保险经办管理工作,参与程度仍较低,单单对大病保险费用审核难以发挥有效控费作用。

与此同时,险企还可以通过大力发展商业健康保险,对接全民医保体系,推进与基本医保相衔接、保障自付医疗费用的各类补充医疗保险产品,实现“社保”和“商保”的无缝连接,努力防止民众“因病致贫、因病返贫”。

  织就世界最大社会保障网

  一是筹资机制不完善,筹资水平与保障责任不匹配,制度可持续性面临挑战。一方面,大病保险制度缺乏明确、稳定、可持续的筹资机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的意见》仅规定了“从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基金中划出一定比例或额度作为大病保险资金”,但对具体筹资标准、增长机制缺乏明确要求。另一方面,大病保险目前筹资水平普遍较低,普遍在25~35元左右,仅占基本医保筹资的5%,与承担的保障责任不相匹配,制度可持续性面临挑战。

“一方面要不断完善筹资标准,进一步放大保障水平;另一方面,还需优化方案设计,提高统筹层级。”原中国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主任袁序成表示,今后要建立一个基本医保、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和商业健康保险的衔接机制,形成一个多层次的医疗保障体系,从根本上解决一些大病费用的问题。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徐晓华也有类似的想法。徐晓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中短存续期产品受限后,保险公司或主动或被动都在进行转型,趋势已经显现。未来,保险公司应该挖掘真正、实际的需求痛点,借鉴国外经验,改变以个人为风险主体的保险产品开发思路,以家庭为单位,将房屋、车辆、健康等通盘考虑,提供风险管理方案。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过去5年,大病保险制度基本建立、已有1700多万人次受益。2018年,将继续提高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保障水平,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再增加4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险。

截至目前,我国社会养老保险覆盖9亿多人,基本医疗保险覆盖13.5亿人,织就了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保障网。其中,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人均财政补助标准由240元提高到450元,大病保险制度基本建立,已有1700多万人次受益。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指出,我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已经全面建立,覆盖全体城乡居民超过10亿人,成为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中,商业保险机构承保了全国90%以上的大病保险,服务覆盖全国31个省(区、市)的10.6亿人(0.5亿为城镇职工),实现保费收入388.6亿元。大病保险受益面逐年上升,2016年享受大病保险补偿的患者超过1100万人次,将患者实际报销的比例在基本医保医疗报销基础上平均提高了13.16个百分点,有力缓解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

  因此,今年她的提案之一就是《关于进一步完善和发展大病保险制度的提案》。孙洁表示,目前大病保险主要面临三个问题:

□ 我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已经全面建立,覆盖全体城乡居民超过10亿人,成为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报记者 李致鸿 北京报道

  金融时报  付秋实

事实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提高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保障水平,除了将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再增加4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险外,还强调扩大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范围,把基层医院和外出农民工、外来就业创业人员等全部纳入。

责任编辑:杨群

也有专家指出,可以建立大病保险费率的动态调整机制,避免出现筹资与保障水平严重不相匹配的情况;同时,扩大大病保险覆盖面,将城镇职工纳入大病保险制度统一管理,构建全人群统一的“基本医保 大病保险 医疗救助”社会医疗保险制度框架。

  对此,孙洁建议,进一步明确大病保险具体筹资比例或标准,建立大病保险费率的动态调整机制,避免出现筹资与保障水平严重不相匹配的情况;进一步明确“保本微利”的含义和具体标准,保障商业保险机构承办大病保险的各项成本(直接 间接)和合理利润,建立双向调节机制,其中对于超过商业保险机构“保本微利”范畴的结余,商业保险机构要全额或部分返还,因基本医疗保险政策调整等带来的政策性亏损应由政府全额承担;加快推进商业健康保险系统与社保系统的互联互通,统筹推进“社保 商保”一体化经办管理。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这是政府工作报告连续第四年明确提及出口信用保险有关内容。2017年表述为,扩大出口信用保险覆盖面,对成套设备出口融资应保尽保;2016年为,增加短期出口信用保险规模,实现成套设备出口融资保险应保尽保;2015年,扩大出口信用保险规模,加大对大型成套设备出口融资应保尽保。

  此外,对于颇受关注的放宽金融业外资准入限制的问题,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

  回顾过去五年工作,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表示,社会养老保险覆盖9亿多人,基本医疗保险覆盖13.5亿人,织就了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保障网。其中,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人均财政补助标准由240元提高到450元,大病保险制度基本建立、已有1700多万人次受益。

  在此基础上,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建议,提高基本医疗保险和大病保险保障水平,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再增加4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险。

  徐晓华认为,出口信用保险要从支持全面对外开放,尤其是服务“一带一路”倡议角度理解。出口信用保险在稳定外贸增长、推动转型升级发展方面的作用日益显现,已经成为支持开放,特别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金融工具之一。

  在对2018年政府工作的建议中,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拓展保险市场的风险保障功能。对此,朱俊生认为,对于财险而言,应该进一步提升渗透率,充分发挥经济补偿功能;做好防灾减损,加强风险管理功能。“由于财险渗透率不高,目前赔付占损失的比重较低,相对于未承保损失而言,保障缺口巨大,因此应该提高财险对灾害损失的补偿比例,分散和转移企业、家庭、个人的财产与责任风险。保险机制是损失补偿与风险控制的统一,需要发挥财险在防灾减损与风险管理方面的专业经验,通过专业的风险管理服务为客户和为社会创造价值。”

  拓展保险的风险保障功能

  事实上,拓展保险市场的风险保障功能涉及方方面面。例如,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表示,扩大出口信用保险覆盖面,整体通关时间再压缩三分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拓展保险市场的风险保障功能。事实上,风险保障是保险最重要的功能,拓展保险的风险保障功能,意味着要求保险业发展方向回归其主要提供风险保障的本质属性上,成为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守护者。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其中提及“保险”13次,涉及社会保险、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商业保险、保险业对外开放等方面。

  这体现出,“我国进一步重视发挥商业保险在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中的作用,将居民医保财政补助新增款一半用于商业保险经办的大病保险,有助于提升医疗保险体系的运作效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如是评价。

  对于寿险而言,拓展风险保障功能,意味着回归保障。“为了充分彰显寿险的核&心价值,要向以‘保障功能为基础,兼顾财富管理 ’ 转型,即以健康险和养老险为主导,在税收递延和税前抵扣政策支持下发展,成为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朱铭来认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可以使其更好地扮演中介服务角色,弥补我国保险市场技术水平不足、专业化程度不强的问题,改变粗放式经营模式,更好地发挥风险定价和风险管理能力。

  2018年大病保险财政补助再获加码 拓展保险风险保障功能

  不过,孙洁认为,大病保险发展和运行过程中也面临着一些问题。首先,筹资机制不完善,筹资水平与保障责任不匹配。“《关于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的意见》仅规定‘从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基金中划出一定比例或额度作为大病保险资金’,但对具体筹资标准(比例)、筹资增长机制缺 乏明确要求。目前,大病保险筹资水平普遍较低,平均25-35元左右,仅占基本医疗保险筹资5%左右,与承担的保障责任不相匹配。”

本文由www.cabet566.com发布于亚洲城手机网页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到家大病保证筹集资金机制,财政对大病有限支

TAG标签: www.cabet566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