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内部马拉松运动员快乐剂事件频发,那个兴

图片 1图片 2 兴奋剂这只狡猾的老鼠与反兴奋剂猫之间的竞逐游戏,自上演一刻起就从未消停。如今,出征巴西里约奥运会的选手又将面临新的反兴奋剂测试项目考验基因兴奋剂检测。 据美国化学学会旗下周刊《化学与工程新闻》8月1日报道,国际奥委会医务主任理查德巴吉特表示,基因兴奋剂检测目标在于找到运动员是否通过基因治疗的手段达到成绩的提高。相关样本或许不会在比赛期间进行检测,而是保存起来,在以后的回溯检测中将基因兴奋剂检测应用进去。看来,即便是得了金牌的选手,也要担惊受怕一阵了。 基因兴奋剂通过改变运动员的DNA使他们在赛场上有更佳表现,它是这只老鼠的最新变种。人们对它的认识,还要从半个世纪前开始说起。 丧心病狂!当基因治疗成为一种作弊手段 1964年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冬奥会上,芬兰越野滑雪运动员埃罗门蒂兰塔夺得两金一银的好成绩,在赛后的血液检查中他屡被怀疑使用违禁药物,因其血液中红细胞数比其他运动员多20%以上,但所有的检测又都显示正常,这在当时成了个谜。三十年后,科学家通过对门蒂兰塔家族200余人的调查发现,该家族一个与红细胞生成数有关的遗传基因发生了突变,使体内能制造出比正常人多25P%的红细胞。也就是说,门蒂兰塔从一出生,这些多出的红细胞就能帮助肌肉获得更多氧气,从而使他在比赛中更高更快更强,且耐力持久。 近年来,随着基因治疗技术的发展,有些人开始动了邪念,能不能通过与基因治疗原理相同的手段,把普通运动员都改造成一个个门蒂兰塔?基因治疗,它的原理简单说来就是缺啥补啥,患者先天有某种基因缺陷、因此导致了疾病,那么就通过一些病毒载体把外源性的正常基因导入患者的受体细胞中,使外源基因制造的产物能够治愈疾病。然而,这种技术在竞技场上,却偏离了治病救人的初衷,变成了能使选手运动机能提高、获得好成绩的邪恶之花基因兴奋剂。 投机者想,传统服用兴奋剂的方式容易被检测出来,那么,就用和基因治疗一样的手段,给运动员体内导入能够产生兴奋剂类物质的外源基因,比如导入促红细胞生长素(erythropoietin,以下简称EPO)基因,这样即便没有服用EPO这个早就被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拉黑的激素药物,基因也能源源不断表达出红细胞,带来和服用激素同等的效果,还不易检测。这便是基因兴奋剂的作用原理。 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奥运赛场上有基因作弊的情况,但不乏有人跃跃欲试,想青史留名。比如十年前,德国田径教练斯普林施泰因就在写给药商的信中提出想搞到一种叫做Repoxygen的EPO基因兴奋剂,结果信件被揭发,药物没搞到,被判入狱16个月。我们感觉这些新技术极有可能得到应用,尽管这并不容易,但已经出现。在7月27日闭幕的欧洲科学开放论坛上,瑞典卡罗琳医学院运动生理学家卡尔桑德伯格如是说。 万一玩脱了,遗患无穷 国际奥委会在2003年1月1日就将基因兴奋剂列入违禁药物或方法的黑名单,之所以严令禁止,是因为外源性基因就像一头生猛的老虎,导入人体后难以被驯服,一旦玩脱就麻烦了。传统服用药物方法当出现副作用时,停药就可以了;而基因兴奋剂,则是药不能停,目的基因在体内表达蛋白水平和时间长短很可能得不到精准控制,后果很严重。比如EPO的失控持续表达会造成血红蛋白不断增高,体内的血越来越多,粘稠度增加,导致血栓、高血压及中风猝死等症状。 不怕不表达,就怕乱表达,天津师范大学细胞生物学专业研究生单少杰也曾撰文谈到基因兴奋剂的外源基因活性控制问题。万一想要的蛋白没被制造出来,反倒制造出了大量诱导细胞凋亡的蛋白,真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 还有,单少杰指出,人体内的基因在功能上都是相互影响的,外源基因的导入也可能会促使主体基因发生突变,这亦是很多科幻文艺作品常见的桥段。可别相信电影里的情节,基因突变之后,各个都成了能力超群的大侠,现有研究表明,生物体的大多数突变都是无意义甚至致命的,很少有能促进进化的。这也正是虽然基因突变经常有,而新物种不常有的原因。很多突变诞生的新物种都因为不适宜生存而灭绝了。 此外,外源性基因制造的蛋白,人体会不会有排除抗原的免疫应答反应?转运基因时的病毒载体,万一被外人感染上了怎么办?这都是基因兴奋剂的安全隐患。即便人们真的可以安全地使用基因兴奋剂,它也有违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 新检测手段有望让猫追上老鼠 原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实验室专家委员会委员吴侔天曾不无悲观地说,作为反兴奋剂的猫一定是在老鼠后面跑的,不可能猫跑在老鼠的前面,老鼠追猫。而这一次,基因兴奋剂的检测技术有望未雨绸缪,在基因兴奋剂本身还没在奥运会上出现时,就超前使用。 比如针对EPO基因,澳大利亚国家计量院的研究员安娜鲍缇娜就发现,人体内源性的能够编码EPO的基因含有四个内含子(内含子是一段在基因转录后,从信使RNA中被剪切掉的序列,也即它是在进化过程中丧失功能的基因部分),而在基因治疗中人工嵌入的EPO DNA序列则没有内含子,这就可以用来识别出哪些运动员是打了基因兴奋剂的。这种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在本届奥运会上,针对EPO的基因检测就将有针对性地展开。 竞技体育只要与荣誉和金钱挂钩,就会源源不断有运动员、教练员和科学家不惜铤而走险,走上禁药研制和服用的不归路。兴奋剂与反兴奋剂老鼠和猫的斗争也会随着科技发展越来越激烈。投身体育事业的工作者们,请对基因兴奋剂说不。当你服下了这朵邪恶之花,或许以为自己走上了一条捷径,殊不知前方等待着的,只会是一条绝路。来源:科技日报

1月9日,中国田径协会官网发布一例马拉松兴奋剂违规处罚通报,2017全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王佳丽因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被判定服用兴奋剂。由于这已经是她本人第二次兴奋剂违规,她将被禁赛8年,这基本标志着王佳丽很有可能将永远告别马拉松赛场,面临退役。跑友可能会问,退役后,她能以大众身份参加马拉松比赛吗?按道理也是不可以的。只要是比赛,她都没有资格参加。

图片 3

图片 4

一、没有能够笑到最后的国内马拉松名将

根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4月22日公布的兴奋剂违规信息,着名女性大众跑者,目前已经转入注册运动员的刘敏被查出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

王佳丽是我国著名田径运动员,前国家队队员。在2010年北京马拉松女子组比赛中,王佳丽以2小时29分30秒夺得冠军,在2012年重庆国际马拉松赛暨全国马拉松冠军赛上,王佳丽以2小时22分41秒的成绩夺冠,这一成绩在伦敦奥运会上甚至都能拿到金牌。按照规定,夺冠的王佳丽顺利入选伦敦奥运集训阵容。但当她真的走上伦敦奥运会女子马拉松赛场上时,由于体能原因,遗憾地未能发挥出最佳水平,首次奥运之旅在黯然中结束。

图片 5

2017年4月29日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马拉松比赛上,王佳丽一直处于第一集团,22公里后冲出重围开始领跑。32公里前,王佳丽突然加速,随后呈一骑绝尘之势,并将巨大的领先优势保持到最后,最终率先撞线,以2小时33分35秒的成绩获得女子专业组冠军。

图片 6

图片 7

据介绍,刘敏是贵州省六盘水人,曾在业余体校参加训练。

四年一次的全运会可谓是国内所有专业运马拉松动员最为看中的一场比赛,所有参赛选手都经过了艰苦的训练力争在那场异常炎热的比赛中取得佳绩,王佳丽最终力拔头筹,可谓如日中天,但遗憾的是她没有能给自己的运动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其实这已经是这位长跑名将第二次深陷兴奋剂丑闻。

2014年贵阳半马是她首次参加马拉松赛事。刘敏从2017年开始尝试全程马拉松,首马是在上马,跑出了2小时49分09秒的优异成绩。

2013年,27岁的王佳丽在2012年5月29日至2013年1月11日期间接受了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实施的生物护照检查,后认定该运动员生物护照兴奋剂违规成立。王佳丽也成为实行生物护照检测之后第一个违规的中国运动员。王佳丽被停止参加国内外田径比赛两年(2013年2月26日至2015年2月25日)。

刘敏个人PB是在2018年北马创造的,那场比赛她的成绩为2:43:37。

时隔4年时间,王佳丽和教练吕强再次犯下同一错误,此次则是因为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等待她的将是长达八年的禁赛!这不得不让人唏嘘不已。

图片 8

二、什么是生物护照违规

凭借2018北马的PB,刘敏暂居“我要上奥运”第七期万人名单的第2名,仅次于留美博士刘子杨。

兴奋剂检查中的生物护照技术是近年来采用的一种新的检测规则,它采用连续多次兴奋剂检测,从而通过连续多次检测数据的关联分析,从而判定运动员是否使用了兴奋剂。

由于马拉松近年来备受国人关注,作为大众跑者中的佼佼者,且形象良好,刘敏自然也受到众多跑者关注。

生物护照技术顾名思义给每一名运动员建立“生物护照”。运动员的每一次检测结果都被跟踪记录下来,这样就可以反映运动员一段时间内的生理数据变化,如果某些数据在某个阶段呈现无法解释的异常波动,那么就意味着运动员可能使用了兴奋剂。

图片 9

图片 10

与众多专业运动员选择退役后继续从事马拉松运动,在宽松自由的环境中靠比赛赚钱不同的是,刘敏选择加入专业运动队,在重庆注册为专业运动员。

举例来说,红细胞含量在体内保持有限的波动,如果某一次检测发现红细胞含量异常上升,则该运动员则可能使用了EPO(促红细胞生成素),此时虽然并没有发现运动员使用EPO的直接证据,但也可以判定服用了兴奋剂。

此次违规是在她注册为专业队运动员之后,在赛外飞行药检中被查出的。

因为多数情况下,药物在体能代谢速度很快,往往24-48小时以后就无影无踪,想要在运动员训练期间逮着正在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可谓撞大运。而生物护照技术的应用让赛外使用兴奋剂面临很大风险。因为该技术并不是凭借一次结果进行判定,而是对长期生理数据进行跟踪,这就要求运动员需要长期对自己体内物质负责。

一、为什么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刘敏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其使用的违禁物质为促红细胞生成素,这是一种人体可以自身分泌的激素类物质,它由肾脏和肝脏分泌,能够促进红细胞生成。

三、什么是促红细胞生成素

红细胞的主要作用就是携带氧气,将从肺部吸入的氧气运输到全身。

王佳丽第二次因服用兴奋剂被处罚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物质——促红细胞生成素(EPO),这是一种人体可以自身分泌的激素类物质,它由肾脏和肝脏分泌,能够促进红细胞生成。红细胞的主要作用就是携带氧气,将从肺部吸入的氧气运输到全身。

图片 11

图片 12

因此,提高体内红细胞数量,从理论上说就可以提高人体有氧运动能力。

因此,提高体内红细胞数量,从理论上说就可以提高人体有氧运动能力。当然高原环境本身也可以促进体内EPO的产生,所以马拉松项目常常会安排高原训练,就是要通过高原缺氧环境下训练,促进体内EPO的分泌。但非治疗目的外源性注射EPO显然就是使用兴奋剂。

当然高原环境本身也可以促进体内EPO的产生,所以马拉松项目常常会安排高原训练,就是要通过高原缺氧环境下训练,促进体内EPO的分泌。

滥用EPO最臭名昭著的就是已经被剥夺连续七次环法自行车赛冠军,遭到终身禁赛的美国自行车运动员——阿姆斯特朗!

但非治疗目的外源性注射EPO显然就是使用兴奋剂。

图片 13

滥用EPO最臭名昭着的就是已经被剥夺连续七次环法自行车赛冠军,遭到终身禁赛的美国自行车运动员——阿姆斯特朗!

此外,肯尼亚首位女子马拉松奥运冠军桑姆贡在2017年一次兴奋剂赛外检查中同样被查出EPO(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桑姆贡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也是肯尼亚历史上首位女子马拉松奥运冠军,世界马拉松系列赛排名非常高的选手。桑姆贡兴奋剂被查让素有“长跑王国”之称的肯尼亚体育蒙上了一层阴影。

图片 14

图片 15

使用EPO会产生什么危害呢?

2016年,德国电视一台以及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联合调查发现,在距离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西北约300公里的依腾训练中心,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情况很普遍,摄像机甚至捕捉到了医生公然向运动员兜售EPO的场景。而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有超过40名肯尼亚运动员未能通过药检,这也导致长跑王国的声誉再度受到冲击,变得岌岌可危。

红细胞在体内的数量并非越多越好,当红细胞数量过多时,当红细胞在血管里随血液流动时,彼此之前碰撞摩擦,以及与血管壁的碰撞摩擦的几率都会大大增加;

使用EPO会产生什么危害呢?红细胞在体内的数量并非越多越好,当红细胞数量过多时,红细胞在血管里随血液流动时,彼此之间碰撞摩擦,以及与血管壁的碰撞摩擦的几率都会大大增加,这样反而增加了血液流动的阻力,称为血液粘滞性升高,氧气运输效率降低,从而变成典型的欲速则不达。使用EPO虽然看似可以提高成绩,但也会使得血栓和心脏病突发的几率上升,近些年来一些运动员在比赛和训练中猝死时有发生,可能就与非治疗目的注射EPO有关。

这样反而增加了血液流动的阻力,称为血液粘滞性升高,氧气运输效率降低,从而变成典型的欲速则不达。

四、中国马拉松兴奋剂事件究竟是层出不穷还是偶尔发生

使用EPO虽然看似可以提高成绩,但也会使得血栓和心脏病突发的几率上升,近些年来一些运动员在比赛和训练中猝死时有发生,可能就与非治疗目的注射EPO有关。

除了王佳丽以外,在2017年4月16日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实施的赛外兴奋剂检查中,贵州运动员丁常琴及内蒙古运动员张莹莹A瓶样本检测结果呈利尿剂(呋塞米)阳性,两人在天津全运会女子马拉松比赛中的成绩和名次,对丁常琴处以禁赛两年、张莹莹处以禁赛4年的处罚。

图片 16

贵州遵义姑娘丁常琴学习成绩良好,高中阶段在校运会上表现突出,被教练挖掘并走上体育之路。后进入国家队,多次代表中国征战国际大赛,是国家队主力选手。丁长琴、王佳丽等国内顶尖高手连续被查,究竟说明了这是毫不相干的孤立事件,还是国内专业马拉松领域另有隐情……我们不得而知。

二、使用促红细胞生成素的马拉松运动员名字一长串

事实上,如果你去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网站去翻看一下违规信息公开,里面与马拉松相关的违规信息绝不是一两起,用触目惊人来形容都不为过。千岛湖马拉松、三亚马拉松、杨凌马拉松、银川马拉松赛都有涉及。

2018年1月9日,中国田径协会官网发布一例马拉松兴奋剂违规处罚通报,2017全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王佳丽因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被判定服用兴奋剂。

图片 17

由于这已经是她本人第二次兴奋剂违规,她将被禁赛8年,这基本标志着王佳丽很有可能将永远告别马拉松赛场,事实上马拉松名将王佳丽这两年悄无声息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五、运动员往往都是替罪羊,可恨的是教练及其团队

王佳丽是我国着名马拉松运动员,前国家队队员。

事实上,运动员是一个单纯的群体,日复一日的重复训练是他们每天的工作,运动员根本没有获取药物的渠道,也没有精力去非法获取药物,那么导致运动员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的原因基本上只有一个,教练员及其团队通过各种渠道获取药物,唆使、威逼、利诱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多年训练让运动员和教练员形成一种不是父母,甚是父母的微妙关系,教练员让运动员吃兴奋剂,运动员在潜在的获胜所带来的巨大利益面前,往往被迫也好,配合也罢,只能吞下药物,直至被查出服用兴奋剂。

在2010年北京马拉松女子组比赛中,王佳丽以2小时29分30秒夺得冠军,在2012年重庆国际马拉松赛暨全国马拉松冠军赛上,王佳丽以2小时22分41秒的成绩夺冠,这一成绩在伦敦奥运会上甚至都能拿到金牌。

丁常琴和王佳丽的教练员在之前就有案底,可见个个都是惯犯老手。所以,运动员往往都是替罪羊,重罚教练及其团队仍然十分必要。

按照规定,夺冠的王佳丽顺利入选伦敦奥运集训阵容。

六、专业运动员退役后转为大众选手,仍然有人在嗑药

但当她真的走上伦敦奥运会女子马拉松赛场上时,由于体能原因,遗憾地未能发挥出最佳水平,首次奥运之旅在黯然中结束。

1月4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官网公布两例兴奋剂违规信息,2017青岛海上马拉松女子第三名李文杰,2017年桂林国际马拉松男子亚军侯艳民被查处兴奋剂问题。两人都是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

图片 18

图片 19

在2017年4月29日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马拉松比赛上,王佳丽一直处于第一集团,22公里后冲出重围开始领跑。

山东姑娘李文杰是典型的专业运动员退役后转战大众赛场,因为良好的专业功底加之颜值不错,很快成为网红。她在2017青岛海上马拉松赛事中,以3小时06分21秒获得全程马拉松女子组第3名。就是这场比赛后,她兴奋剂检测呈阳性。

32公里前,王佳丽突然加速,随后呈一骑绝尘之势,并将巨大的领先优势保持到最后,最终率先撞线,以2小时33分35秒的成绩获得女子专业组冠军。

另外一名被查出兴奋剂阳性的是前国家队队员侯艳民。侯艳民是黑龙江人,从事专业训练20年,在全国马拉松锦标赛上取得过冠军。多次入选国家队,并代表中国参加国际田径比赛。退役后,成为黑龙江省田径队助理教练,后紧跟国内马拉松热热潮,复出开始参加各种比赛。

四年一次的全运会可谓是国内所有专业运马拉松动员最为看中的一场比赛,王佳丽最终力拔头筹,可谓如日中天,但遗憾的是她没有能给自己的运动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

目前国内火爆的马拉松市场,让不少毫无知名度的专业运动员退役后开创了新的人生,虽然在专业领域他们很难崭露头角,但是转战大众赛场后,多年训练所积累的功底仍然足以让他们在大众选手中鹤立鸡群,因此频繁参赛赚取奖金成为他们中不少人的吸金之道。其实,靠自己本事吃饭,本来就天经地义,无可厚非,但把运动队的黑暗一面带入大众赛场,则是在抹黑代表正能量的大众马拉松运动。由于这些退役运动员比较熟悉药物作用、种类,也更有渠道去获取违禁药物,同时他们对于业余赛事抱有侥幸心理,寄希望于中小型赛事组委会并不会检查业余选手是否服用兴奋剂,这些都造成了大众马拉松赛场中,高水平业余选手服用兴奋剂很有可能不是个别现象,潘多拉的盒子正在被打开。

图片 20

当然也不排除这些跑者吃的营养补剂或者食物中,可能含有“兴奋剂”成分,比如猪肉中就极有可能含有违禁成分“瘦肉精”。根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2016年年报对于肉食品的检测,市场上肉类制品中含有违禁成分的比例甚至高达10%。

2013年,27岁的王佳丽在2012年5月29日至2013年1月11日期间接受了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实施的生物护照检查,后认定该运动员生物护照兴奋剂违规成立。

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对于肉食品中违禁成分的检测

王佳丽也成为实行生物护照检测之后第一个违规的中国运动员。

图片 21

王佳丽被停止参加国内外田径比赛两年(2013年2月26日至2015年2月25日)。

但从李文杰和侯艳民EPO呈阳性事件看,不大可能是误服食物造成的,因为EPO没有口服药物,都是肌肉注射。显然这是有预谋的使用兴奋剂,

时隔4年时间,王佳丽和教练吕强再次犯下同一错误,此次则是因为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等待她的将是长达八年的禁赛!

小结

除了王佳丽以外,在2017年4月16日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实施的赛外兴奋剂检查中,贵州运动员丁常琴及内蒙古运动员张莹莹A瓶样本检测结果呈利尿剂阳性;

在专业选手和大众选手中不断发生的兴奋剂事件,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无论这项运动如何火爆,无论在比赛中PB多么充满诱惑,无论你多么追求成绩,道德的底线都是每一名跑者都不应该突破的。

两人在天津全运会女子马拉松比赛中的成绩和名次,对丁常琴处以禁赛两年、张莹莹处以禁赛4年的处罚。

图片 22

话说回来,运动员是一个单纯的群体,日复一日的重复训练是他们每天的工作,运动员根本没有获取药物的渠道,也没有精力去非法获取药物;

那么导致运动员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的原因基本上只有一个教练员及其团队通过各种渠道获取药物,唆使、威逼、利诱运动员使用兴奋剂。

多年训练让运动员和教练员形成一种不是父母,甚是父母的微妙关系,教练员让运动员吃兴奋剂,运动员在潜在的获胜所带来的巨大利益面前,往往被迫也好,配合也罢,只能吞下药物,直至被查出服用兴奋剂。

图片 23

2018年1月4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官网公布两例兴奋剂违规信息:

2017青岛海上马拉松女子第三名李文杰;

2017年桂林国际马拉松男子亚军侯艳民被查处兴奋剂问题。

两人同样都是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

图片 24

山东姑娘李文杰是典型的专业运动员退役后转战大众赛场,因为良好的专业功底加之颜值不错,很快成为网红。

她在2017青岛海上马拉松赛事中,以3小时06分21秒获得全程马拉松女子组第3名。

就是这场比赛后,她兴奋剂检测呈阳性。

图片 25

另外一名被查出兴奋剂阳性的是前国家队队员侯艳民。

侯艳民是黑龙江人,从事专业训练20年,在全国马拉松锦标赛上取得过冠军。

多次入选国家队,并代表中国参加国际田径比赛。退役后,成为黑龙江省田径队助理教练,后紧跟国内马拉松热热潮,复出开始参加各种比赛。

图片 26

此外,肯尼亚首位女子马拉松奥运冠军桑姆贡在2017年一次兴奋剂赛外检查中同样被查出EPO阳性。

桑姆贡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也是肯尼亚历史上首位女子马拉松奥运冠军,世界马拉松系列赛排名非常高的选手。

桑姆贡兴奋剂被查让素有“长跑王国”之称的肯尼亚体育蒙上了一层阴影。

图片 27

2016年,德国电视一台以及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联合调查发现,在距离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西北约300公里的依腾训练中心,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情况很普遍,摄像机甚至捕捉到了医生公然向运动员兜售EPO的场景。

而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有超过40名肯尼亚运动员未能通过药检,这也导致长跑王国的声誉再度受到冲击,变得岌岌可危。

三、检查滥用促红细胞生成素的利器——生物护照违规

兴奋剂检查中的生物护照技术是近年来采用的一种新的检测规则,它采用连续多次兴奋剂检测,从而通过连续多次检测数据的关联分析,从而判定运动员是否使用了兴奋剂。

生物护照技术顾名思义给每一名运动员建立“生物护照”。

运动员的每一次检测结果都被跟踪记录下来,这样就可以反映运动员一段时间内的生理数据变化,如果某些数据在某个阶段呈现无法解释的异常波动,那么就意味着运动员可能使用了兴奋剂。

举例来说:

红细胞含量在体内保持有限的波动,如果某一次检测发现红细胞含量异常上升,则该运动员则可能使用了EPO,此时虽然并没有发现运动员使用EPO的直接证据,但也可以判定服用了兴奋剂。

图片 28

因为多数情况下,药物在体能代谢速度很快,往往24-48小时以后就无影无踪,想要在运动员训练期间逮着正在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可谓撞大运。

而生物护照技术的应用让赛外使用兴奋剂面临很大风险。因为该技术并不是凭借一次结果进行判定,而是对长期生理数据进行跟踪,这就要求运动员需要长期对自己体内物质负责。

四、马拉松兴奋剂事件究竟是层出不穷还是偶尔发生

目前国内火爆的马拉松市场,因此频繁参赛赚取奖金成为部分精英选手的吸金之道。

同时他们对于参赛抱有侥幸心理,寄希望于赛事组委会并不会检查业余选手是否服用兴奋剂,这些都造成了大众马拉松赛场中,高水平业余选手服用兴奋剂很有可能不是个别现象,潘多拉的盒子正在被打开。

图片 29

当然也不排除这些跑者吃的营养补剂或者食物中,可能含有“兴奋剂”成分,比如猪肉中就极有可能含有违禁成分“瘦肉精”。

根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2016年年报对于肉食品的检测,市场上肉类制品中含有违禁成分的比例甚至高达10%。

但从众多运动员EPO呈阳性事件看,不大可能是误服食物造成的,因为EPO没有口服药物,都是肌肉注射。显然这是有预谋的使用兴奋剂。

五、小结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服用兴奋剂是专业运动员在国际、国内大赛上才会做的事情。

然而,兴奋剂其实正悄然从竞技赛场蔓延到别处,包括校园体育、群众体育赛事中。

中国田协表示今年将针对年度排名前50名的大众马拉松选手进行兴奋剂跟踪检查,同时加大抽查的力度。

服用兴奋剂违反了公平竞技的原则,是对体育精神的亵渎。

无论马拉松这项运动如何火爆,无论在比赛中PB多么充满诱惑,无论你多么追求成绩,道德的底线都是每一名跑者都不应该突破的。

本文由www.cabet566.com发布于亚洲城,转载请注明出处:行业内部马拉松运动员快乐剂事件频发,那个兴

TAG标签: www.cabet566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